既书公子_

喜欢讲故事,也喜欢听故事。
脑洞奇大。
盾铁,灿白,德赫,锤基。
懵咸、懵智和铁罐。

流年

请一定配乐食用:王菲《流年》

1.

【上帝在云端,只眨了一眨眼。】

下课的铃声对于马原课来说无异于天籁之声。

这学期,数学系随着全校教学进度新开了马原课。一群叫嚣着我们是理科生坚决不屈从于政治的小姑娘小伙子,经过了痛苦的挣扎还是抱着书和手机来上课了。

马原老师推了推眼镜,对下面东倒西歪的场景习以为常,视若无睹。

第一节课就如此漫长啊。

边伯贤这么想着,又跟着老师的PPT画下一笔重点句。

他是打定主意要考研的,从入学以来一年多了,每天食堂宿舍图书馆教学楼,四点一线规律到不行的生活让人看来不禁感叹:人比人气死人啊,为什么人家就能这么努力呢?

然而大多人也只是想想,真能如边伯贤这样一直坚持的屈指可数。

马原下课铃声响起,同学们早就收拾好书包准备去取外卖或是抢占食堂了,年长的马原老师是一个略精明的女老师,咳两声继续讲,并没有下课的打算。

教室里隐隐约约的抱怨声,然而边伯贤不以为意。他早上吃的挺饱,没有打算吃午饭。这是个不好的习惯,然而他是在为两年后的考研拼搏打基础,到时候饭不一定吃的上。努力是生存之道,他时常对自己这么说。

坐在边伯贤前面的男生终于因为教室里的略有嘈杂醒了过来。一个半小时里,偶尔边伯贤看他的背影时总是纹丝不动的。课间小休的时候,边伯贤盯着那男生的剪的短短的头发和墨绿色格子衫发呆。

他应该是体育系的,边伯贤这么想。

这节大课是和外系一起上的,他看这男生肌肉精干而不虬结,身材挺拔而高挑,看起来像是体育生。皮肤略黑,但隐约看得出长袖下的皮肤原本是白皙的。应该是晒太阳较多――边伯贤猜测他是篮球专业。

老师终于点了最后一页PPT,同学们如释重负,纷纷奔出教室迎向烈日。

边伯贤没有抬头,只是合上马原书,又从书包里掏出了复变函数教材,他想预习一下,防止下午上第一堂课时就一头雾水。

他原本是打算上完课去图书馆看书的,现在教室里安安静静,也不失为一个绝佳的自习室。正在准备做预习笔记,前面伸过来一只宽厚而粗糙的手。

一个低沉而厚重的声音:“不好意思,这位同学,打扰你几分钟。”

边伯贤抬起头。

教室里安静到边伯贤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还有窗外的鸟鸣,同学们边走边聊的声音。

最响的,还是他扑通扑通的心跳。

他暗笑,握手这种上世纪的打招呼方式,太尴尬了吧。两个大老爷们儿,为什么非得握手呢?

然而,却还是伸出手握住。

边伯贤感觉自己的后背被薄汗沾湿,奇怪,明明穿得不厚啊。

心里涌上了一股莫名的热流,所以感觉更奇怪了。

明明快要入秋了,也没在室外的烈日下,为什么还是很燥热啊。

【最后眉一皱,头一点。】

2.

【你在我旁边,
只打了个照面。】

又下雨了。

一场秋雨一场寒。边伯贤可是一场都没错过地淋了个彻底。为何每次都忘记带伞呢,他嘟嘟囔囔地暗自想。把书包顶在头上,准备从食堂冲回宿舍楼。

头顶的雨突然停了,一把黑伞矗立在那里。

他抬起头,又看到这张令他心跳加速的脸。

朴灿烈笑得异常灿烂:“恩人,我送你回宿舍吧!”

第一节马原课后,朴灿烈向边伯贤伸出了手,请求做个朋友。最终目的还是求边伯贤帮他马原课答到。

本来这种事情,边伯贤是绝不会答应的。

但是,那一天,看着朴灿烈的微笑,握住他伸出的大手。边伯贤想,我好像找不出理由来拒绝吧。

朴灿烈手掌的温度似乎还保留在他的手心,顺着经脉传入了心房。自那以后,边伯贤更是一节马原课都没有缺席过,他不知道这样值不值得,但还是为朴灿烈抄了一份笔记,公公整整。

结课那天,边伯贤去体育场找到了朴灿烈,将笔记送给了他。

当时朴灿烈的表情很是惊讶:“啊,谢谢谢谢,帮我答个到就可以的。没想到你会这么贴心。期末复习我不挂的话,请恩人你吃顿大的~”

周遭的队员,当时的红日,冬季的寒风,喧闹的球场。

这一切都是我努力的结果呢,边伯贤笑得比阳光还明媚。

一切都是如此自然。两人成了很好的朋友,很狗血的剧情不是吗。边伯贤继续在朴灿烈去训练的时候帮他答到,帮他记笔记,有时生了病也要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去听课。

朴灿烈也没有白白享受这一切,帮边伯贤打饭,陪他体育锻炼,督促他不能整日泡在图书馆。两个人气息和谐,被周围的的女生调戏说小夫夫生活有声有色啊。

心里有鬼的边伯贤心跳加速。

心里坦荡的朴灿烈一笑置之。

一个学期过去,又是个炎热的夏天。

今天的毛概课结课了,边伯贤抱着笔记,又要去篮球馆找朴灿烈。入夏之后,为了防止晒中暑,篮球队不再在室外训练。边伯贤抬手看看表,五点二十五,差不多该吃饭了,他们训练应该结束了。

正要往体育馆去,远远看到朴灿烈向这边走来。

和一个女孩儿。

两人谈笑自若,边伯贤可以看到朴灿烈眼睛里的笑意。女孩儿帮朴灿烈拿着矿泉水,朴灿烈帮女孩儿背着书包。

两人很快走过边伯贤所在的地方,朴灿烈冲他飞了个眼神儿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和女孩儿聊天了。边伯贤也冲他微笑示意。

夏天的风裹挟着热意扑面而来,熏的边伯贤很想流泪,可是最终也没有。

然而,为什么心里一下子有一片凉意晕开了呢?

【五月的晴天,闪了电。】

【未完】

公子想说:
浑水摸鱼来更个小短篇。
渣文字。望笑纳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