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书公子_

喜欢讲故事,也喜欢听故事。
脑洞奇大。
盾铁,灿白,德赫,锤基。
懵咸、懵智和铁罐。

流年

请一定配乐食用:王菲《流年》

3.

【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。
终不能幸免。】

夏季的蝉声长鸣让人不禁有些烦躁,然而边伯贤很少被这样的声音所干扰,甚至有些时候他还蛮享受这种大自然最原朴的声音。

他手里那拿着书和教案讲义,层层叠叠好几本。今天下午有优秀毕业生回校访问和演讲活动,他作为本系最年轻的讲师,被系主任派去做嘉宾充数。

他还本来想不去或是找人代替,最终还是幼稚地拿了教案去要边听边滑水备课,就像是以前上学时候被拉去听一些没营养的讲座一般。

找了个隐蔽的位置,坐下便不再抬头。顺手拿出耳机戴上,听听最近的钢琴曲和以前的经典老歌,王菲的就不错。

台下突然爆发出尖叫声,以女声居多。大概是个帅哥吧,他不以为意地笑了笑,手下的笔动没有停止,尖叫声连连不断。

除却巫山不是云,边伯贤并没有抬头。

演讲活动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终于结束了,边伯贤猜测大概是最后一位嘉宾的长相不太受人喜爱。长呼一口气,收拾教案离开,摘下一边耳机接触这声音是真实的世界。

走至礼堂前面的林荫道,他想起自己忘记签退了。哦怎么能不签退呢,这不是白来一趟了吗?他暗自埋怨自己的忘性大,转头向礼堂走去。

我……我是不是看错了?

朴灿烈?

边伯贤愣愣地站在那里,近乎忘记了呼吸。

耳边空灵的女声在轻轻吟唱:“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,终不能幸免……”

太应景了吧,他想。

午后细碎的阳光透过交叠的树叶斜打在林荫道旁,蝉鸣使整条路显得更加清静。朴灿烈就逆着光一步一步踏实地走来。他走路轻的仿佛没有声音,却仿佛每一步都踏进了边伯贤的心田。

朴灿烈也愣在了那里,两人距离不过短短两三米了。

都停下,都呆住,都震惊,都惊喜。

先反应过来的是朴灿烈,他的表情由惊讶变作微笑:“恩人呐,我终于等到你了。”

边伯贤时隔多年,再次听到这个专有的昵称,一霎那,胸口被一股热流温暖。他手一松,教案讲义落在地上,砸在几片落叶上发出响动。他仰起头,笑得那么开心,做了多年来的一个梦想般的行动。

冲过去扑进朴灿烈的怀抱里,朴灿烈在他扔掉教案讲义时就了然地张开双臂迎接他了。两人紧紧地相拥,边伯贤踮起脚,在朴灿烈的耳边轻轻地说:“找到恩人难道不打算报恩吗?”

朴灿烈揉揉他的头,轻笑一声说:“我,不是正在"抱"恩吗?”

边伯贤的心跳声和朴灿烈说的每一个字巧妙重合,边伯贤不想去想为什么朴灿烈明白了这些,只是收紧了双手。

午后的林荫道,两个人,一个背影。

没有过多的寒暄,没有尴尬的问好。

心灵相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了吧。

心意合一,此生足矣。

【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。】

4.

【懂事之前,情动以后
长不过一天。】

几年前那个傍晚,边伯贤发现了朴灿烈和他的女朋友后,便打消了一切不该有的想法,报名了学校的交流生选拔。成绩优异的他毫不费力的拿到了交换生资格,大三一年都在异地。思念却从未断绝。

朴灿烈在开学后久久未见边伯贤后,那一天专门跑到他们寝室去找,却被告知了边伯贤不告而别。而他作为他最好的朋友,竟然一无所知。

朴灿烈很是挫败、不忿,所以赌气也不给边伯贤打电话或是发消息。后来终于憋不住了,想联系却发现那个人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。

耳边电话里“嘟嘟嘟嘟”的声音告诉他,他,很想念边伯贤。

打比赛的时候心不在焉的他被队长叫过去聊天。队长也问到“你那个小学霸朋友怎么不见了”让朴灿烈更加难受。

终于在一次寝室聚餐时喝醉念叨的边伯贤的名字和一句句的“恩人你去哪了”让寝室人恨铁不成钢的戳着脑门骂道:“傻缺啊你,喜欢人家还不去追?!”

朴灿烈醉醺醺地抬头说:“我喜欢女生的,不喜欢他……”

寝室大哥一巴掌拍上去:“不喜欢还帮人家送伞,自己还发着烧呢?!不喜欢帮人家抢购书,也不管自己第二天考试了?!不喜欢还帮人家打饭,那怕自己手腕扭伤肿的跟馒头似的?!”

大哥的一句一字都打在朴灿烈的心坎里,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早就谈了恋爱,只是为了逃避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悸动和自认为不应该的爱情。

等到他想去追求真正的爱情时,那个人已经离开了。

朴灿烈和女朋友和平地分开,大四的时候他加入了省队,四处比赛训练,有可能进入国家队的信念支撑着他。变强,找到他,给他幸福。这是朴灿烈最大的心愿。

然而命运玩笑捉弄,大四边伯贤回校复习考研,考到了离他千里远的首屈一指的高校硕博连读。朴灿烈为他骄傲,自己也奋发向上。进入国家队后他打不少比赛,最终功成身退,默默回到母校,准备守在这里,等待着。

他想,沈从文说得太对了。

我知道你会来,所以我等。

他说,大概是从那一年马原课后的那次回首,就沦陷了。穿着最普通的白色衬衫,低头看书的边伯贤,抬头的那瞬间,好看得不像话。

彼时他对心跳懵懂无知,不知道那种平白无故的薄汗,是为什么出现。

“但现在我知道了啊,”他低头轻吻了边伯贤的额头,“那是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。”

边伯贤笑了,朴灿烈也笑了。

懂得爱情的时间很短,也许就是那一天。

感受爱情的时间很长,我希望是这一生。

拖长的背影在路面上洋溢着甜蜜和温暖,路过的学生偷偷捂嘴笑,看哪,又一对幸福产生了呢。没有鄙夷和歧视,他们只听得见祝福和欣喜。

【那一天,让一生改变。】

End.

【愿所有流年,终不负有心人。】

公子想说:
天网巨坑难填。
真心喜欢这首歌所以写了这个小渣文。
回头看好挫啊……
诸君笑纳。

评论(2)

热度(4)